律师文集
联系律师
律师姓名:范高成
联系电话:18903838721
电子邮箱:413404959@qq.com
执业证号:14101201410324471
所属律所:河南英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郑州市经三路19号绿洲商务5楼511室(经三路与红专路交汇处)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资讯 >
北京民警违规办29副车牌受贿382万 掮客转手卖天价
来源:郑州房产律师    校对:范高成律师    发表日期:2016-02-19
  2016-2-19 10:51:0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昨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了125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其中提到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办公室秘书科原民警王飞的受贿问题。中纪委的通报显示,王飞利用职权违规为请托人员办理机动车牌照29副,收受382万元,已被开除党籍公职,并被北京一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处没收个人财产500万元。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王飞的身份是北京交管局办公室秘书科原科长,也是宋建国的秘书。尽管中纪委通报中提到了王飞的刑期和受贿金额,但受贿案情并未公开披露。北青报记者梳理了涉及“京A”牌照多起腐败案件,王飞和号牌掮客利用“京A”牌照进行利益输送的轮廓逐渐清晰。

  案情

  王飞涉案金额首度公开

  根据中纪委的通报,王飞收受382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这也是关于其涉案金额和刑期的首次官方公开披露。

  相关信息显示,1993年,王飞中专毕业后到北京市交管局工作,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宋建国调入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任局长,王飞在此时成为宋的秘书。

  宋建国案情的曝光,一度让“京A”车牌成为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京A车牌最早出现在1994年8月1日,当时北京启用、换发“92” 式车牌,车牌号的第一个字符是汉字,代表该车户口所在省的简称;第二个是英文字母,代表该车所在地的地市一级代码。

  “京A”是北京最早开始发放的车牌号段,由于当时轿车并不普及,“京A”车牌主要发给了驻京的党政机构,挂“京A”的车牌在那个时候一度成为党政机关车辆的代表。

  由于此前并未实施“车牌终身制”,大量“京A”车牌在车辆报废后被交管部门回收,随着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加,北京交管部门先后开启新号段供新车选择,但“京A”等老号段车牌在回收后并未再投入重新流通。“京A”车牌则因在很多人眼中具有了身份象征意义而变得更加珍稀。

  “京A”车牌的特殊性在涉王飞的一系列案件中都有体现。2015年3月,一名叫王如宁的男子因为行贿37万元给王飞办理了3副京A车牌被判刑4年,在王如宁的判决书中,法院便确认,“京A”号段的机动车号牌不能通过自编或者摇号以外的其他形式发放给社会上的私营单位或个人。

  交易

  每个车牌至少七八万元

  截至目前,“王飞案”的具体情况尚未公开。不过从2014年年底到去年11月,“京A”车牌号引发的系列腐败案件,已经陆续宣判完毕。随着相关案件司法文书的陆续公开,王飞和号牌掮客等人利用“京A”车牌进行利益输送的轮廓也逐渐展现在公众面前。

  按照宋建国曾经的供述,在“京A”车牌中,“京A8”车牌只有他和交管局的政委才可以审批,“京A”车牌则由车管所或交管局副局长审批,“京C”车牌车管所民警可以办理。

  尽管在办“京A”车牌的过程中,王飞并没有办理车牌的权力,但很多“京A”车牌的交易都是由他本人经手办理。

  王飞通常的做法是找领导审批。

  宋建国的司机杨常明(已被判刑4年)曾经找王飞办理过大概10副左右的车牌,王飞说,一般是杨常明找到他,他就让杨常明把需要办理车牌的车主姓名、车辆信息给他,然后他在A4纸上写上这些内容,在底部注明是宋建国的司机杨常明交办的,再找北京市交管局主管车辆管理所的副局长签字审批,然后把审批单传给车辆管理所值班室,之后车辆管理所通知杨常明或车主办理车牌。

  北京市交管局车辆管理所原所长肖某的证言显示,从2011年2月开始,在他担任车辆管理所所长期间,杨常明曾找他批办近10副“京A”车牌。

  办“京A”车牌多少钱?相关司法文书显示,对于熟人,王飞办理一个京A车牌的价格多在7至12万元不等,但如果不熟,价格则要翻倍或者更多。

  因行贿王飞被判刑的王如宁,2009年至2012年期间,通过王飞违规办理了3副“京A”车牌,王如宁为此曾先后3次给了王飞人民币共计38万元。

  王如宁说,他于2007年经人介绍认识了王飞,当时王飞还是北京市交管局的民警,后来成了局长的秘书。2010年至2012年间,他通过王飞为其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办过“京A”号段的机动车牌,其中帮朋友办的2副“京A”号牌,一副挂在朋友自己的林肯SUV上,另一副挂在别人的一辆奥迪A6上,他收了朋友10万元左右,给了王飞七八万元。他说自己知道通过正常程序办不了“京A”号段的牌照,听王飞说他是找领导批办的。

  转卖

  掮客转手车牌卖出天价

  利用车牌获利的还有一众车牌掮客,他们通过行贿王飞获得车牌,车牌除了自己用,这些掮客还会将车牌对外高价出售,个别车牌甚至转手就能卖出天价。

  除了王如宁,还有多人已经因为行贿王飞被判刑。其中,2011年至2012年期间,白某通过王飞共办理4副车牌,先后4次给予王飞共计人民币42万元,白某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36岁的程雷和27岁的李翼翔也曾通过王飞违规办理机动车牌照13副,分别被判刑9年6个月和5年6个月。

  程雷说,他找王飞办理的车牌价格从5万元到30万元不等,大部分车牌价格为10万到18万元之间。每个车牌他自己留下一两万元,剩下的都给了王飞。在办理的车牌中,有的人是想要数字小一点的号牌,有的则是想要带8的号牌或者其他好数字的号牌。

  王飞则说,2008年下半年至2012年7月,他为程雷车牌时,每副号牌其收取程雷15万元至18万元左右,他能回忆起部分号牌的办理过程。在帮程雷办理的号牌中,“京C”号牌是程雷直接找他要的,“京A”号牌则是他帮程雷选的号。

  在办下车牌后,除了自己用,程雷等人会将车牌出售,这些车牌甚至会被买主二次出售,卖出天价。一名王姓男子曾经花费15万元委托程雷办理了一副数字较小的“京A”车牌,随后这名王姓男子将这个车牌以36万元卖给了河北唐山一家公司的经理。此外,这名王姓男子曾经让程雷帮忙办过一副尾号为带8的“京A”号牌,程雷找到王飞帮忙将这个号牌挂在了一辆劳斯莱斯车上,最终王姓男子将这副尾号带8的“京A”号牌以6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购买这些车牌的人士多为企业老板、富商、车虫等,他们或者直接间接的认识程雷、李翼翔,或者是从车号贩子手中高价购买车牌,他们的车辆多为百万元以上的豪车。

  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漏洞

  违规车牌钻了什么空子

  多份司法文书显示,王飞之所以能违规办理处如此多的车牌,主要是钻了相关规定的空子。王飞称,他们采用的主要手段是重启车牌和互换车牌。

  按照王飞的说法,“重启车牌”是指对于已经报废的“京A”、“京C”车牌,在符合一定的条件重新启用后,发给新车的号牌。他帮别人办理号牌绝大部分都是重启号牌。

  “互换车牌”则是指拥有号牌的当事人在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到交管所互换的号牌。按照规定,每辆车的号牌是终身制的,绝对不允许互换。即使号牌的双方当事人同意互换,车管所也不允许互换,但是其为了满足请托方的要求,王飞就请领导做号牌变更的手续,以达到请托方的要求。

  按照此前的规定,“京A”车牌在车辆报废后被交管部门回收,不再重新“投入流通”。不过北京市交管局出具的一份机动车号牌相关制度规定及情况说明显示,自1994年换发“92式”机动车号牌以来,一直存在重新启用号牌的做法,后期各级领导均延续历史惯例。

  为规范和严格“京A”号牌发放工作,北京市交管局车辆管理所于2005年制定了《启用报废机动车号牌工作规范》,并经过2011年修订完善形成《关于启用报废机动车号牌号码审批程序管理规定》。上述规定未获上级批准,但在工作中作为车辆管理所的内部规定参照执行。

  根据该规定,党政机关、国家各大部委以及其他单位或个人因工作需要办理审批号牌的,需遵守规定。相关部门因工作需要办理审批号牌的,应由车辆所有人单位出具公函或申请使用说明。

  由于这个规定中的“因工作需要”到底具体指的哪些需要并没有说明,这就为后来王飞能违规办理如此多的车牌埋下了隐患。